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公益急需专业化 名人做公益不能只凭好心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9日 13: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本期嘉宾

邓国胜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

田惠平 星星雨孤独症研究所创建人

文章 著名演员 《海洋天堂》中孤独症患者大福扮演者

精彩语录:
  慈善最重要的就是参与,能为公众的参与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就是慈善的真谛。

  ——邓国胜

  草根NGO虽然到今天仍然很艰辛,但我相信,只要不断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NGO就是有希望的。——田惠平

  公益是一个任重道远的事,也是会伴随我一生的事。我以前想活得久一点是为了女儿,现在想活得久一点就可以再多做几年慈善。——文章

  1995年,NGO概念第一次登录中国。15年间,现代的公益领域逐渐在中国形成。然而在全民公益的热情中,“诈捐”、“骗捐”事情屡屡发生,为什么很多最初的“好心办好事”愿望,最后却成为了一个个遗憾呢?章子怡的捐款门背后折射出了什么样的公益问题?本期公益演播室将就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章子怡“捐赠门”

  透视公益急需专业化

  主持人:大家如何看待章子怡的“捐赠门”事件?

  田惠平:我很同情章子怡,她有好心,但事情没有做好。说实话,现在公益资源本来就不多,我担心章子怡的事件会像一盆凉水,让很多演艺圈的人退出公益圈。

  邓国胜:文章,你觉得你们演艺圈参与公益在章子怡事件后有退缩吗?

  文章:子怡其实挺委屈的,我们用任何一个正常人的想法去揣度章子怡,以她的身份会去拿10多万人民币么?但是她确实没有把自己的账户管理好。

  田惠平:我认为章子怡的事件,也促进了人们对公益更多的考虑,因为中国的慈善传统不是社会结构化展开的,大多数是个人行为,我好心就行了。但现代公益这就不够了,需要有专业操作、制度保障、政策约束。

  邓国胜:传统慈善就是个人对个人,现代慈善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通过慈善组织开展公益行为,包括怎么去遴选受助者,如何展开帮助更高效,这都需要一套非常成熟的机制和专业的队伍。

  媒体违法的“好心”

  差点让公益变味

  主持人:这种现代的公益理念需要媒体去推广。

  邓国胜:实际上很多媒体也不了解现代公益理念,经常看到一些媒体为救助者募捐的新闻,其实媒体本身是没有公募权的,只有公募基金会才可以公募,其他的公募行为是违法的。

  田惠平:我想到杨晓霞事件,小姑娘得了很奇怪的病,报社的记者写报道呼吁社会为她救助,最后全国募捐了87万,可是手术只花了43万,那么剩下的44万怎么办?当时《实话实说》请来了法院的法官,法官说捐赠就意味着所有权的转移,因此这44万是属于杨晓霞的,全场当时就爆了,因为那个年代很多捐赠者家里也没有多少钱的。还有媒体报道的东方红三姐妹,家里后来用看病以后剩下的捐款在村里盖起了最好的房子。

  邓国胜:这反映了救助行为不专业,媒体的角色定位错了。媒体应该找到一家专业救助的公募基金会,呼吁社会把钱捐到这个基金会中,然后由专业的人士操作善款的使用,结余的善款也可以用于帮助其他需要的人,如果是个人对个人的行为,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一些幸运的救助者重复占有大量的公益资源,而另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却得不到资源。

  做专业的公益

  其实很麻烦

  主持人:这些事件与当时的社会组织不健全也有关系。

  邓国胜:中国人真正知道NGO还是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举办的时候,过去是没有NGO的概念的。

  田惠平:当时对NGO也不理解,有的说NGO是反政府的,还有的说NGO是搞裸体游行的。当时世界妇女大会论坛本来定在工体,后来硬是到怀柔新县城搞了。

  邓国胜:现在的中国的NGO已经有百万多了,但真正在民政部门注册的还是不多,大量都是没有注册或者是在工商局注册民办非企业单位。

  田惠平:我们星星雨最初连工商都没有注册,后来有一个家长来跟我们要发票,我想,上哪弄发票啊?这才到工商局去注册了,注册完拿执照,一下高兴得忘记发票这事了。后来去税务部门申领发票,结果税务局的人说我登记超过三个月还没有领发票,要罚款4000块,我当时在税务局就发火了,当时万元户比现在百万富翁还有钱呢。所以去操作一个社会组织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邓国胜:现在很多NGO最大的麻烦还是无法在民政部门注册,取得合法身份,这是我们国家对社会组织的双重管理体制造成的。所以有很多明星,比如李连杰、李亚鹏,他们成立基金会很难,只能挂靠在一个基金会下面,比如壹基金、嫣然基金,这样已经很成熟的基金都是红基会的二级基金。

  文章做公益

  一路“妥协”下来

  主持人:我知道文章现在也在做公益,有一个帮助自闭症的计划,你感受到做公益的麻烦了么?

  文章:我们有一个团队正在做“WE CAN”计划。我接触公益、NGO还都是接拍《海洋天堂》,跟田老师接触以后的事情。现在的环境下,做公益就规规矩矩地做吧,需要妥协的时候就妥协。

  邓国胜:你们这个计划要救助的自闭症什么群体?

  文章:现在着手的力量只针对16岁至60岁的自闭症群体,这一块是目前保障缺位的。我们计划先做一个“大福公寓”样板,让这部分患者能够有一个受到良好照顾的地方。

  邓国胜:资金的来源呢?

  文章:我们在壹基金的下面设立一个三级基金,用于筹集资金。由于不能公募,我们目前筹款的方式只能是我给你讲,你听完以后愿意了,就捐给我一些钱。

  田惠平:他们也组织了一些自闭症患者的孩子绘画,然后制成T恤、公交卡封皮这样的东西出售,帮助一些自闭症患者有一些收入。

  文章:我们现在也不公开出售了,因为公开出售也属于公募。没办法,我们现在只能和一些爱心企业合作,他们用我们的图样做T恤,卖了以后把钱捐给我们。捐现金也很复杂,要现场拍照,要有捐赠证书,捐赠函、捐赠发票。说实话,我们是一直妥协才走到现在。

  邓国胜:文章所说的“妥协”实际是对公益专业知识从知晓到理解,再到操作的过程。

  完善的政策平台

  让做善事更容易

  主持人:现代公益是一个严谨的运作过程,需要有很专业的法律、策划、运营、管理知识。

  文章:对,所以很多朋友都有这份心,但苦于没有指导。所以我特别赞成李连杰先生支持建立的壹基金公益学院,我想对于有心做慈善,并且希望持久做慈善的人,都应该系统地学习一下。公益、慈善是好事,但不要因为缺少专业的知识,把好事做成坏事,同时也要学会在做好事的时候保护自己。

  邓国胜:除了知识以外,一个组织的能力建设也很重要,比如一个吸引很多可以参与的公益项目,不但要创意,还要能够设计出来,还要能够推广出去,这就需要营销能力、沟通能力、合作能力。更多的慈善家都应该去进公益研究院学习一下,比如章子怡小姐,或者她的团队,以后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误会。

  田惠平:我还想说说目前政府的机制,比如说文章这样的年轻人愿意做公益,其实也在挑战我国现有的机制,政府怎么样搭好这样一个平台,不要让大家做公益做得胆战心惊。

  邓国胜: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公益的推广不能靠着几个人的韧劲、妥协去完成,好的公共政策应该让大家更便利地去做善事,希望我们的政策在一个新的时期能够更加地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