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男子捐出辞世父亲角膜帮1岁幼儿复明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5日 09: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云南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从前晚8点多到昨晚10点,一场“光明接力”在昆明上演—— 李树森老人因病去世,他的儿子李建波给本报打来电话要把老人的角膜无偿捐给面临失明的小健平

  24小时爱心接力传递光明

  昨晚,小健平顺利移植角膜 

  27岁妈妈想用自己的角膜给儿子光明

  追踪

  小健平的眼睛有救了。

  前晚9点34分,李建波的一个电话,让小健平复明的路变得明朗起来。前晚8点30分左右,李建波的父亲李树森刚因胃出血去世。抑制住悲痛的李建波脑海里,浮现出需要做角膜移植手术的小健平的身影。如果父亲的角膜能让孩子看见光明,父亲在天之灵也将安息。一家人商量后,愿将父亲的角膜捐给小健平。

  角膜活性只有24小时,这是上天安排好的最长时间。随着时间推移,角膜质量会慢慢下降。从前晚8点40分开始,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消失,昆明第一个器官无偿捐赠者走过了一条曲折、艰辛的路。

  前晚8点多

  李建波想把刚去世父亲的角膜捐给小健平

  8点40分:对李建波来说,前晚是人生最黑暗的夜晚。享年76岁的父亲因胃出血去世了。作为长子,李建波忍住悲痛,料理着父亲的后事。

  大家准备送老人进太平间时,一个念头闪过李建波的脑海,捐出父亲的角膜。“我知道有个1岁的孩子需要做角膜移植手术。如果父亲的角膜能帮他重见光明,那父亲也会含笑九泉。”李建波的想法说出后,全家人一阵沉默。

  如果家人不同意,会不会骂他不孝?然而,片刻的沉默后,全家人同意了,李建波开始跟省红十字会联系捐赠事宜。

  前晚9点

  李建波联系不上受捐机构,求助本报

  21点47分:李建波不停地拿出手机拨打,“嘟嘟嘟……”的声音响过后,传来忙音。一个小时过去,省红十字会的电话无人接听。时间在流逝,父亲已穿好寿衣,急诊科不断还有病人到来。

  联系不上受捐机构,带着一点点希望,他拨通本报热线。“我们真的想捐出父亲的角膜,可不知道该走什么程序。医院要求我们尽快把父亲的遗体送入太平间。”

  22点10分:本报记者赶到昆医附一院。急诊科门口,李建波平静地等着记者。这名中年男子在父亲去世的第一时间,抑制住悲痛,想到了小健平。医院不断催促李建波将他父亲的遗体送进太平间,可捐赠事宜还没有任何眉目。

  22点40分:因需要准备老人的后事,亲属们都离开了医院。李建波和妻子留下来继续等待。亲人散去,李建波再也掩饰不住悲伤,说起老人,七尺男儿不禁落泪。“父亲是本本分分的退休工人。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心地非常善良。”迟迟联系不到受捐机构,他开始有些着急。“希望能有办法让父亲为世界留下一些东西。”

  仍没放弃的李建波还在医院等待受捐机构的消息。如果能顺利取下李树森老人的角膜,小健平马上就可以做手术。得到这个消息后,小健平的父母马上在家中整装待发。 <

  前晚10点

  没有捐赠协议,两家医院不能采集角膜

  22点40分:本报另一路记者着手联系相关部门协调手术。遗体被送进太平间的消息并没传到这里。如果李树森的遗体没被冷藏,24小时减为一半只有12小时。12小时,意味着手术必须在当晚完成。

  第一个电话打给某医院眼科的相关领导,因没有捐赠协议,领导婉拒了采集角膜的要求。但记者得到一个消息,某医院也能做这样的手术。

  电话打到这家医院总值班领导处。“我们没办法。如果没有合法手续,就等于器官买卖。你们联系一下省红十字会吧。”值班领导的一句话,让记者心里凉了一截。只有拿到双方的捐赠协议、合法的法律文书,手术才能进行。

  电话打给省红十字会的相关领导。太晚了,电话无人接听。从省红十字会事业发展部再到办公室……所有有关省红十字会的电话都打了一遍。

  23点:希望越来越渺茫。这时,距老人逝世已过去两个多小时,李建波开始有些绝望。“一边是有人等着用角膜,一边却又捐赠无门。”得知要签订《器官捐赠协议》后,他甚至对记者大声吼道:“现在我去签,可以吗?!”

  然而,如果联系不上省红十字会的相关人员,协议怎么签?怎么才能顺利捐赠?

  昨天凌晨零点

  捐赠无门,李建波遗憾地回家

  0点10分:记者再次与省红十字会的相关人员联系。从一名其他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器官捐赠的事非常少,他们从来没碰到过,省红会医院并没开展这样的工作。

  这时,省红十字会相关领导打来电话,告知了负责器官捐赠的领导的电话,但对方的手机已关机。此时,李建波还在医院等待。如果事情再没转机,李建波失去信心怎么办?角膜活性减弱不能移植怎么办……

  得知目前没有任何机构可以取下父亲的角膜后,李建波带着妻子遗憾地回家了。“很遗憾父亲没帮到小健平,也很遗憾小健平没抓住这次机会。”本来满怀希望的小健平的妈妈李明仙说话也有些无力:“不管怎样,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

  昨天上午10点

  角膜活性只剩下10小时

  10点47分:这时,李树森老人已逝世14小时。没放弃希望的本报记者试着去云南唯一一个眼库——云南省中心眼库,为小健平咨询手术事宜。

  昆医附二院眼科的周伟主任一听说有人要捐角膜,就立即询问详细情况。得知遗体已被送到太平间后,周伟说,现在云南的天气比较凉爽,特别是现在,遗体在冷藏状态下,在24小时内都可以将角膜取出。还有10小时,希望之火还没熄灭!

  昨天上午11点

  经过一夜,李建波还是决定捐赠

  11点多:经过一夜,李建波还愿捐出父亲的角膜吗?与李建波联系后,李建波与家人再次讨论,还是决定捐出角膜。李建波放下一切事务后赶来太平间。“真是太幸运了,我们马上来医院,希望这次不要再出差错。”

  昆医附二院眼科立即让医生做好准备,随时在李建波到达后采集他父亲的角膜。由于小健平昨天上午10点左右进食,电话第一时间打给小健平的父母,不要让孩子吃任何东西甚至喝水,立即赶来附二院眼科。

  昨天中午12点

  附二院医生赶去附一院采集角膜

  12点20分:阳光明媚,人间大爱充满着两所医院。一辆轿车载着眼科的吴医生和秋医生,驶向附一院太平间。开车的师傅一听是要去采集角膜,立即挑选了最近的一条路。

  “开快点!再开快点。”吴医生小声说着。轿车在飞驰,吴医生不顾车里拥挤,马上换好手术衣。坐在副驾驶位的秋医生也不断地说:“太感人了!我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死者的角膜被捐给一个陌生人。”

  昆医附一院太平间门口,李建波正焦急等待。疲惫不堪的他哽咽着签完《角膜捐赠同意书》后说:“一定要治好那个孩子。我们全家都希望孩子能在父亲的帮助下复明。”两名医生进入太平间采集角膜。

  昨天中午12点多

  两名医生成功采集到角膜

  12点47分:“英灵永垂宇宙内,美德常存天地间。”太平间门头上挂着一副挽联。李树森的遗体已被安放在太平间中央,老人面容安详。吴医生打开无菌包,拿出两个放眼球的小盒。

  秋医生动作舒缓,说话小声,生怕吵到这位伟大的老人。整个太平间,除手术剪传来的碰撞声外,一切都为这位老人静默着。

  李树森老人的双眼眼球被顺利取出,角膜朝上放在两个盒子里。不能摇晃、颠簸、被阳光直射。沉甸甸的角膜捧在吴医生手里,她小心翼翼地走出太平间。

  短暂地打了招呼后,轿车立即开动。时间越长对角膜移植越不利,小健平复明的希望也会变小。车在飞驰,吴医生用身体挡住车窗外的阳光,避免阳光照射到盒子。角膜必须以最短的时间装进冰箱中。

  车辆没用5分钟就到达昆医附二院,吴医生佝偻着身子挡住阳光,快步走进眼科。

  “以后小健平就是他的亲人。”小健平的母亲不断地说着。

  周伟主任给小健平做了检查,要立即做手术。

  昨晚10点

  小健平开始做角膜移植手术

  10点02分:昆医附二院的医生为小健平做角膜移植手术。

  11点32分:医生顺利为小健平的两只眼睛做了手术。他明天就可以出院。

  小健平的父母无力支付手术费

  昨天,小健平的父母只筹到1000元手术费。面对1万元手术费,他们一筹莫展。如果你愿伸出援手,请与本报热线5353000联系。

  记者侯玉才 实习记者杨斌/文 记者张韩 张玉杰/图(都市时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