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民工江苏打工“熏出”白血病 卫生部长捐款为其治病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3日 11: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怀揣着美好梦想进城打工,却在没有任何劳动防护的工作条件下患上白血病,继而因维权难和缺乏社会保障陷入绝境,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滁州市南樵区农民工郑身贵的经历可以说是相当一部分农民工职业病患者的缩影。郑身贵的经历作为农民工维权的典型案件引起卫生部重视。

省卫生厅长批示予以支持

     就在这个不幸的家庭再次陷入绝境时,《健康报》对郑身贵事情的报道引起卫生部重视。 8月29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健康报》的报道上做了批示:“看了这篇报道,心中很难平静,请监督局并国家CDC按职业病防治部际联系会议商定的展开农民工健康关爱及职业病状况调查之意见,大力推进有关工作。关于治疗还是要根据专家意见制定合理方案。”陈竺部长个人还向郑身贵捐款2000元。安徽省卫生厅厅长高开焰批示要求滁州市为其在新农合和大病救治上予以支持。

打工患上白血病

     2006年3月,郑身贵和妻子张文红离开滁州市南樵区的老家,来到江苏省江阴市打工。郑身贵很快在江阴市长盛化工有限公司找到了工作,前3个多月,他在老生产线DPS车间从事脱苯工段的工作,化学反应产生的刺鼻烟气,即使戴了口罩也能闻到。当年7月中旬,由于污染严重,老生产线被迫拆除,郑身贵被安排到新生产线的MAE车间从事粗品离心和碎料工作。换到新车间,郑身贵以为工作条件会有所改善,却没想到新车间的味道比老车间还重,不仅难闻,还常常辣得人睁不开眼睛。 2007年8月,一向身体不错的郑身贵感觉像得了感冒总缓不过来。到医院检查诊断出患上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维权路走得太艰难

      医生提出两个治疗方案:一是口服药物格列卫治疗,每年花费约7万多元,用药时间长,不能根治;二是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费用要几十万元。郑身贵说,对于他这样一个农村家庭,无论是哪个治疗方案都意味着倾家荡产。正当他整个人都懵了时,医生的话提醒了他:“如果在工作中长时间接触有毒物质是会引起白血病的。你想想这白血病会不会和你的工作有关。你可以试试去做个职业病诊断,具体怎么做最好先找律师了解。 ”

      此后,郑身贵一边治病,一边开始维权。直到2008年6月5日,江苏省职业病诊断和鉴定委员会做出最终鉴定结果: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但郑身贵和爱人没想到维权路还远没到尽头。 2008年11月29日,郑身贵夫妇在江苏省江阴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1号仲裁庭外被告知“工厂已经提起法律诉讼,劳动仲裁取消”;2009年1月13日,案子在江阴市人民法院开庭,他又被告知“案子要延期3个月宣判”。

官司赢了陷入绝境

     2009年7月,江阴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长盛公司赔偿郑身贵8万多元,加上江阴市政府发放的20万元的“人道救助”款,到2009年11月中旬,郑身贵拿到了近30万元的赔偿。郑身贵爱人张文红介绍,从2007年确诊白血病,就一直四处借钱维持治疗,甚至借了不少高利贷。两年里,仅是买一种进口药“格列卫”就用去18万元。陆陆续续拿到赔偿款后,把必须还的债还了,医疗费又成了压在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大石头。

      郑身贵说,去年,哥哥姐姐都做了骨髓配型,幸运的是大姐骨髓跟他完全相合,可以为他捐骨髓,但治疗费用至少要20万元。之前法院在判决时驳回了骨髓移植手术费用的诉讼请求,认为费用“还没有发生”。

      因为拿不出移植手术需要的20万元,骨髓移植一拖再拖。张文红告诉记者,一个月前,郑身贵使用了两年的进口药物“格列卫”开始出现抗药性,医生推荐他更换服用一种更昂贵的抗肿瘤药“达希纳”。准备进行骨髓移植

      经联系,北京道培医院同意暂时垫支部分费用为郑身贵进行骨髓移植。昨天下午,郑身贵接到医院的电话,通知他今天就去住院,准备骨髓移植,张文红说,2万元的检查费和10万元的前期费用自己必须支付,现在一家人还在四处借钱。目前郑身贵夫妇只剩下8000元,这是刚刚拿到手的今年1月到7月的伤残补助。郑身贵在北京的治疗大约需要持续6个月,他住院后,张文红每天要做三顿饭送到医院,现在他们已经在距离医院十站路的地方租了一间民房,700元一个月。 “真不知道这些钱能不能在北京过半年,希望别再有什么大的支出项目了!等将来郑身贵出院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时,我还想在附近找点活做,但愿一切都会好起来。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