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山区残疾教师独撑一所学校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4日 08: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浪公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从家到学校,虽然只有短短的500米,但每处都有他跌倒的痕迹,身上常常伤痕累累。

  鲁山县赵村乡堂沟村小学在大山深处,从1980年任宗毓当上这所学校的民办教师算起,到现在已经整整30年。

  但头戴五一劳动奖章、优秀共产党员、模范教师光环的他,却因为1989年外出治病,耽误了民师职称评定和转正,到现在还是教师队伍中的“黑户”。

  由于身份尴尬,有将近三年时间没有领过一分钱工资,他现在不到300元的工资,也是从赵村乡第三小学的办公经费中挤出的。

  其间曾有人许诺高薪聘请他,让他动过心,但他无法拒绝乡亲们的挽留,更无法面对孩子们眼巴巴的眼神,便一直坚守了下来。

  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他写下“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那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来激励自己。

  “任老师,我好想喊你爸爸”

  堂沟小学位于鲁山县赵村乡堂沟村的一个小山包上,是赵村乡第三小学的一个教学点,现在有21名学生,年龄从4岁到9岁,分别是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但同在一个教室内上课。

  教师办公室很简陋,两张办公桌,几把凳子,一个简易书架,一张单人床。

  门口墙壁上挂着一面小黑板,红色大字格外显眼: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那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是我的座右铭。”任宗毓说。

  任宗毓是这所学校的唯一教师,语文、数学、美术、音乐、体育、品德课程全由他一人承担。

  10月8日上午10点,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任宗毓站在一边,比划着指导孩子们做游戏。

  几个年级同在一个班,如何上课?对于任宗毓来说,早已经不是问题,他采用了“复试教学法”,就是时间的分配问题,各个年级的学生都不能闲着。

  “要想办法激励孩子学习,要让孩子在学习中得到快乐。”任宗毓这样总结自己的教学方法。

  朗读比赛、作文比赛、绘画比赛、算术比赛经常举行。他还卖来火腿肠、作业本、铅笔等放在办公桌的抽屉内,发放给在各种比赛中表现优秀的孩子。

  任宗毓和孩子的亲密关系,有时让妻子晓文感到有些羡慕。

  “孩子们有什么高兴的事情,都喜欢给任老师说,像孩子匆匆跑进办公室,说一句任老师,今天我姑姑来了,马上又跑出去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

  有一位学生,一直跟着养父母生活,性格内向,平时话语很少,2008年秋季要到赵村乡第三小学去读三年级。

  在离开堂沟小学的前一天,这位学生悄悄来到办公室,对任宗毓说:“任老师,我好想喊你爸爸。”

  残疾断了他的大学梦想

  任宗毓出生于1963年,弟兄四人,在家排行老大,从小就患上了小儿麻痹,有两次死里逃生的传奇经历。

  在他不到一岁的时候,得了一次大病,没有了呼吸,父母把他扔到了一个山沟里,过了一天,心怀牵挂的母亲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看到他竟然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嘴还一张一合的,母亲赶紧又把他抱回了家。

  还有一次去灵宝治病,医院给下了病危通知书,任宗毓准备回家等死,乡亲们冒着大雪把他抬回了家,令人想不到的时,他有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因为行动不便,任宗毓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学习上,自小学到高中,成绩没有出过班级的前三名。

  1980年,他参加高考,因为无法通过体检,他被挡在了大学门外。

  他的父亲给他谋划了几条“生路”,经商、学医。

  李彦林当时是赵村乡的教育专干,当时教师力量比较薄弱,他找到任宗毓,希望任宗毓能在堂沟小学教书。

  任宗毓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此之后就成了一名代课教师。

  1982年,任宗毓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县里举行的民办教师统一考试,获得了《任用证》,成了一位在编的民办教师。

  但命运常常捉弄人,随着任宗毓年龄的增长,父母开始着急起他的婚事来,但因为他身有残疾,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为了让身体有所好转,他决定到江西丰城做手术。

  1989年手术做了三期,历时一年,但就是这次手术,耽误了任宗毓的大事,错过了民师转正。

  多次拒绝高薪坚守大山深处小学

  从江西丰城回来后,任宗毓看到别人转成了正式教师,感到自己的事业没有了盼头,内心有些绝望,想再寻出路。

  任宗毓曾学过家电维修,在做手术期间,恰好认识了一位开家电维修店的店主,便邀请他去店里干,并承诺他最低工资1000元。

  任宗毓教过的一个学生,在南方做生意,得知任宗毓错过民师转正的消息后,也邀请他到自己的公司去,负责营销策划,也许诺了不低于1000元的工资。

  当时安排任宗毓做代课教师的李彦林,已经调到平顶山工作,他也找到任宗毓,建议他到平顶山去办家教班,说按照任宗毓的教学水平,每月收入至少也会有一两千元。

  任宗毓刚到堂沟小学时,学校共有5名老师,他的学历最高。由于条件艰苦,几年间,其他老师纷纷离开,只剩下在堂沟上大的任宗毓。

  此时,更没有老师愿意到大山深处的堂沟小学来。

  那几天,任宗毓家总是人来人往,乡亲们找到任宗毓。

  “你到底还教不教,如果你不教,我就不让孩上了。”

  “你不教,我们家的孩子只有转学到中汤去赵村乡第三小学了,但这么小的孩子去5公里之外的中汤上学,路那么赖,还经常发生泥石流、山崩,太危险了,我实在不放心。”

  赵村乡教育专干、赵村乡第三小学校长和村干部也先后找到任宗毓,做任宗毓的思想工作,希望任宗毓能够继续教下去。

  任宗毓在众人的期盼眼神中,又重新登上了讲台,依然拿着微薄的薪水。

  从家到学校的500米,30年任宗毓摔了上万次跤

  从家到学校只有500米,但对于任宗毓来说,是如此的漫长。

  常人走这段路,也就五六分钟,而他要走上半个小时。

  患病的腿几乎失去了所有功能,他要用手拿着那条腿走路,一不小心就会跌倒,经常是老伤没好,又添新伤。

  从家到学校有三道沟,2006年修路之前,只能踩着碎石块过河,任宗毓掉到河里是常有的事情。

  晓文嫁给任宗毓后,背任宗毓过河就成了晓文的日常工作,每天两趟,风雨无阻。

  即使这样,危险仍时时地威胁着任宗毓。

  一次,任宗毓去中汤开会,回来的路上,下起了大雨,任宗毓一下子掉到河里,一直被泡在河水里半个多小时,才被路人救了上来。

  任宗毓的病腿最怕冷,几乎每年都要生冻疮,晓文心疼他,在家盖房子的时候,还专门在家的墙上刷了两块黑板,遇到冬天下雪路滑时,就把孩子们叫到自己家上课。

  “他用知识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却没能解决自己的温饱”

  尽管工资微薄,尽管家庭清贫,但任宗毓想的最多的,还是他的学生们。

  学校想办图书室,苦于资金缺乏,买不起,任宗毓把自己多年储存的几百册图书连同书柜一齐捐给学校。

  还掏钱给学校买个录音机,方便学生学习,学校电教室的防盗门也是任宗毓捐给学校的。此外,他对学生的关爱也是有口皆碑,学生有病他出钱买药,在他的抽屉里,经常放着创可贴、感冒药、薄公英等以防学生小灾小病。

  每学期他都要免费给学生发作业本,春夏秋冬,每周都要给学生熬一、二次凉药喝。

  堂沟小学的生源辐射方圆数公里,中午有学生不回家,他给烧水做饭,递到学生手里。

  学生殷振飞父母离异,父亲经常在外打工,母亲出走,振飞住在亲戚家,任宗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和妻子一合计,把振飞接到家里,管吃管住还帮助辅导功课。

  当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时,他针对所教的课程,不断外出听课,向优秀教师学习,取长补短。他自费订阅报刊,坚持读书学习,他根据自己的教学经验,形成严、爱、实、活的四字教学法。

  根据复式教学的特点,他的交叉教学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他的作文“口语化”教学,受到了学生普遍欢迎。他把课堂搬到自然中的教学法,激发了学生最大的学习兴趣。

  从1980年任教至今,30年来,任宗毓默默无闻把所有精力倾注在山村教育,倾注在孩子身上。

  这期间,县里几十次组织知识测试和素质教育评比,堂沟小学一直是先进单位,任宗毓本人所教的课程在全县评比中,先后30多次获得第一、第二名。从这所学校走出的毕业生,大多都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一个不到500口人的小村子里,已经有30人考上本科、大专、中专,也有多名考上了硕士、博士研究生。

  30年来,任宗毓多次受到上级党委和教育主管部门的表彰奖励。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自强模范、优秀教师。2008年,他被获得“平顶山市五一劳动奖章”。

  这是任宗毓的骄傲,也是大山的希望。

  宗毓有一个学生在浙江工作,回家看到老师的情况后,含着眼泪说:“任老师,您用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而你自己的温饱到现在也没有解决。”

  一篇小短文牵来一桩美满姻缘

  任宗毓能够坚持到今天,离不开他的妻子晓文。

  说起晓文,还有一段奇缘。

  1999年,一家报纸发表了任宗毓的一篇《山村教师的心愿》,晓文看到后,十分感动,冲破重重阻力,从驻马店来到赵村,与任宗毓结为夫妻。

  这一年,任宗毓已经35岁了,而晓文比他小了整整15岁。

  平时,晓文全力支持丈夫教学,家里家外她一个人支撑着。不仅要下地干活、做饭,还要照顾任宗毓的生活。

  女儿出生后,生活压力增大。晓文借钱张罗了一个小卖铺,勉强维持3口之家的生活。

  丈夫疼爱妻子,妻子支持丈夫,小日子过得热热乎乎。

  2002年8月,任宗毓到县城给学生买作文辅导材料,被出租车撞了,半个身子不能动弹。任宗毓在医院简单治疗后,就回家休养。

  为不影响孩子们学习,晓文帮丈夫代课。白天,妻子辅导学生;晚上,宗毓辅导妻子。任宗毓能架着双拐走路时,晓文就扶着他去上课,把他背上讲台。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几个月。

  “当初既然相中他,就要全力支持他。什么事情都不能指望他,主要是怕影响他辅导孩子。”晓文动情地对记者说。

  每月100多元的收入,日子过得困苦可想而知。

  他看到妻子给自己买的皮鞋,像孩子一样哭了

  5元、20元、30元……110元,180元,300元。

  这一串数字,是任宗毓从1980年当上民办教师后的工资表。

  任宗毓还清晰的记得1980年领到第一份工资时的兴奋,虽然只有5元钱,但他还是激动地半宿没睡。

  任宗毓现在的工资不到300元,这项费用还是从赵村乡第三小学的办公经费中挤出来的。

  任宗毓对自己的生活,近乎苛刻,有一件衣服,他整整穿了10年。

  2007年夏天的一幕,让任宗毓的妻子晓文终生难忘。

  一天,任宗毓要到县里开会,出门时,晓文发现他的鞋很破,找遍了整个家里,也没有发现一双能穿出去的鞋,晓文当时就哭了,她下定决心,要为丈夫买一双皮鞋。家里没有钱,晓文就上山砍柴卖,共砍了1000多斤,卖了100多元。花105元钱,给任宗毓卖了双皮鞋。

  鞋买好后,晚上放学,任宗毓看到皮鞋后,竟然双手紧紧抱着皮鞋,想孩子一样哭了。

  任宗毓告诉晓文:那是他有生以来穿的第一双皮鞋。

  2003年,财政不再给民办教师发工资,在随后的三年中,任宗毓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

  当时村里专门开会,村民们为了留住任宗毓,在春节前专门举行了一次捐款活动,每人3元钱,总共凑了1200元钱,任宗毓才勉强过了个年。

  “就算一直不能转正,也会坚持到底”

  2003年、2004年、2005年,对于任宗毓一家,是最灰暗的日子。

  任宗毓放不下他的那些学生,一如既往地站在讲台上,为学生们传授知识。

  但这一切完全变成了义务。

  他们一家要生活下去,怎么办?

  夫妻俩一合计,干脆卖对联,来补贴家用。

  任宗毓毛笔字写的很不错,晓文买来红纸,任宗毓负责写对联,晓文负责卖。

  在那几年中,一进入腊月,晓文就带着对联上路了,她翻过一座座山,跨过一道道岭,敲了一家又一家的门。

  晓文还清晰的记得,第一年,他们一家靠卖对联有了80元的收入、第二年赚了400元,第三年赚了800元。

  2004年春节前的一天,天上飘着大朵大朵的雪花,晓文带着对联又上路了,在翻阅一道山岭时,不小心脚下一滑,跌倒了一个山沟内。

  周围很寂静,根本没有人能发现她。

  费了很大的劲儿,晓文终于爬出了山沟,挪到家时,已是深夜,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才缓过劲儿来。

  晓文说:“既然任老师喜欢学生,热爱教育,我也能默默地支持他,把他的生活照顾好,想办法挣些钱,这样任老师教起学来,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晓文为了让这个家的生活继续下去,他开荒山、种菜、养鸡。

  去年,任宗毓和晓文四处转借,筹措到3万多元,在屋后承包起一片荒山,办起来养鸡场,目前,有约500只鸡。

  现在,晓文除了照顾任宗毓的生活,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养鸡场上。

  她相信,家里的生活会一天一天好起来。

  晓文的愿望就是把养鸡场办红火,“任老师舍不得他的学生、舍不得学校,就让他一直教下去,就算一直不能转正,我也支持他,老了我来养活他,我相信我的能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