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汤玲玲:一生要走公益路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7日 10: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如果不需要舍弃,汤玲玲想要的东西有很多:想要苹果手机,想要在厦门买房子给自己一个家,想要跟心爱的人结婚然后生很多孩子……这个热爱生活的姑娘想要一切普通人都在追求的安稳、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现实是,她舍弃了。现在,她所拥有的财富,仅仅是一贫如洗的“身家”、许多山区小学图书室、几十个粘着她的孩子和一份快乐。为了这些财富,这个出生在苏北的女孩,舍弃了在厦门的高薪工作,舍弃了原来想要的生活,而选择远赴广西玉林支教,并连续走访当地山村小学,筹资为他们建立图书室。

  但很快,她又不得不舍弃现在的生活,再次回到曾经的生活轨道上。家庭和健康,成了她不得不再次舍弃的重要理由。

  相比前一次舍弃,这一次,汤玲玲更为不舍。

  9月13日傍晚,在汤玲玲支教的广西玉林市大楼小学,几名小女孩偷偷问记者:“你能不能帮我们劝汤老师留下来呀?我们还想让她教。”在孩子们散尽后,面对记者的复述,在大雨将至前的凉风中,汤玲玲望着残旧不堪的校舍,一下子陷入沉静。长长地,她叹了一口气。

  这个月,走访完剩余30几所小学之后,汤玲玲将回到厦门,继续广告行业的工作。那时,她筹资捐建的山区小学图书室总数将超过100家。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了——家庭的责任、职业的发展、自己的身体、感情上的难堪。我必须开始准备了。”对于亲人之间的离别、病老,汤玲玲一直看得很开,但这次,她知道,自己对父母尽责的时候彻彻底底地到了。

  本想着过年前带母亲到厦门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的她,不久前才知道,父亲的糖尿病已经到了那么危险的地步:去年底,父亲右眼已经看不见,现在,左眼也在恶化;各种并发症的前期症状已经出现,即使治疗也难以避免。

  面对现实,奔波于山村小学图书室之间的汤玲玲明白,自己无法用现在的状态去尽做女儿的责任。

  也许她可以像她帮助别人时一样,寻求他人的资助来帮父母渡过难关,但一向坚强的她选择自己承担——就像她独立承担在广西玉林支教中遇到的种种磨难。

  由于连续在乡野奔波,在剧烈咳嗽了两个月之后,今年4月25日晚上,汤玲玲头痛欲裂,这是她支教以来承受的无数身体折磨中最可怕的一次。第二天,她在微博上写道:“痛不欲生。晚上吃了芬必得,静坐整晚,依旧痛。想哭,没力气哭。躺下睡着,几次痛得醒来。去城里的医院要1h(一小时,记者注),半夜也找不到人送我。当时心里好怕,爷爷就是睡梦中血管破掉去世的——好怕,怕自己会死掉,我不怕死,只是还有太多事没做完。今天继续痛,痛得眼珠子都疼。”

  这是汤玲玲第一次在执著的助学中,萌生了一丝退意。在她忍受疼痛的那天晚上,厦门一家公司老板打电话来“叫我回去,公司扩大规模,部门总监的位子是我的”。

  之后,汤玲玲在微博上记下:“当时,我真的动摇了。在这里,我是众矢之的,要保持耐性要忍辱负重,没有钱,很辛苦,不断地生病,继续做下去,没有尽头;回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虽然辛苦,谁看我不顺眼可以叫他滚,做着做着就风生水起,成为装逼大众的艳羡对象……而今我,孤独,无助,苦不堪言,到底意难平。”

  但是,疼痛、独自哭泣过后,汤玲玲仍然选择坚持。有一天,她给自己算了一笔账,3年81个图书室,为超过两万个孩子买了10多万本书,图书总价超过200万元,今年国庆以后,为山村小学成立的图书室超过100个。这个时候,她就觉得,再苦再累也都值了。

  “一直给图书匮乏的山村孩子们买书,唯一的相信,是相信‘知书’才能‘达理’,相信知识能够为孩子们的带来生活的改变,哪怕只有一点点。”可当人们说她“无私奉献”,她却总是微笑摆手。

  “经历许多事,取得一点点成绩,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想要谢谢每个人。谢谢误解我羞辱我的人,他们让我成长;谢谢支持我帮助我关心我的人,他们让我坚强。谢谢孩子们,让我懂得爱的真谛。谢谢我自己的信仰,一次一次在困难之中给我力量。”她说。

  4月那次头疼之后,汤玲玲还出现过几次严重的头疼。9月13日,要去走访一所离城区最远、需要走45公里山路的小学时,她也被病痛折磨着。当天早上6点多,她是被疼醒的,吃几片阿司匹林之后,她还是背起行囊上路。

  在她的心目中,深深钦佩的还是那些基层教育工作者。她说:“我们学校前校长,09年肝癌晚期去世,47岁。一直到他在讲台上倒下,送医,完全宣告不治,老师们才知他病入膏肓。去他家里拿资料才看到,01年他已染疾,一直苦苦撑着。膝下两子在读书,妻子打零工。我无法想象,他如何度过一个个难捱的黑夜,坚守着清贫的信仰?”

  为了将公益更长久地坚持下去,汤玲玲不敢“伟大地死去”。她明白自己的身体确实到了不能再这么硬撑下去的地步,加之心中对父母的愧疚,“暂时撤退吧”。

  这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讲起公益助学中,现实的困境和未来的规划,她清醒又充满向往:“公益是一生要走的路。我明白,要平台、要团队、要正规起来,才能够给更多的孩子带来帮助。这是一条漫长迂回的路。”

  不得不告别,她却并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们交待。这一个由31名孩子组成的班级,给汤玲玲带来了无数欢乐,在她的电脑里,有每一个孩子的照片。看着每一张照片,她都能讲出一串这个孩子身上发生过的有趣的事情。

  从一开始的陌生,到后来的粘着,孩子们对汤玲玲的情感,是她一年来最为具体而得意的收获。她后来决定向孩子撒一个善意的谎言:“老师要回到厦门结婚啦。”她觉得,这种美好的事情,可能更能让孩子们接受她将离开的事实。为了让孩子们相信,她还煞费苦心地从手机里找出一张朋友的照片,告诉孩子们:“我就是要跟他结婚啊。”

  而事实上,虽然家里一直在催这个29岁的女孩找对象,但她一直觉得,这并不是当务之急,“我真的不急,毕竟跟我结婚,只会拖累别人。”

  汤玲玲并不知道,当自己真正离开这些孩子之后,他们会是怎样的具体反应。上学期,有一个小女孩在《二十年后再相会》的作文里写道:“二十年后,我想我们班同学一起去厦门找老师,探望她一下,她教了我们那么多知识,我们一定要报答她。找到她以后,我们首先拿些苹果给她吃,然后对她说,汤老师谢谢你!我们都买了苹果,营养品,谢谢你汤老师!”

  再次翻出这篇作文,汤玲玲难抑开心,但想了想,她轻轻说:“其实,我希望人人都可以忘记我。因为记得一个人,尤其是对自己好的人,是很辛苦的事情。孩子们好好地长大,做个好人,就行了。”对于自己,她唯一的想法便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热词:

  • 汤玲玲
  • 一生要走公益路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