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中国众多民间公益组织因无法登记注册成“黑户”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 10: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7人死亡,多人受伤。

  这不是一次矿难的死伤数据,而是仅仅几个月间爱心公益人士为援助青海玉树灾区而付出的代价。

  在死伤背后,隐藏着公益人士、政府部门与现行体制的诸多尴尬。

  爱心公益已成“高危行业”

  4月17日,四川省邛崃市平乐镇的志愿者杨代宏,孤身开车运送矿泉水前往青海玉树地震灾区,途中发生车祸,不治身亡。

  4月23日,青海兴华医院职工张建华在完成8天的医疗救援工作后,在返回西宁途中遭遇车祸死亡。

  6月11日,民间公益组织“平行公益”发起人张亚莉和她的队友陈涛在玉树遭遇车祸,张亚莉伤势严重不治身亡。

  9月18日,香港乐施会内地工作人员在前往青海玉树地震灾区途中,在距离玉树县约100公里处遭遇车祸,志愿者牟逸超遇难,队友张鸿受和罗松昂江受轻伤。

  10月27日夜,香港义工曾敏杰等一行5人驾车前往玉树囊谦县,运送过冬物资,不幸发生车祸,连人带车坠下百米深渊。曾敏杰、杨浩和藏族志愿者布桑当场死亡,另有两人重伤。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4月至10月的半年内,仅在青海玉树地区,爱心人士在进行公益事业活动中直接遇难的已有7人,另有多人受伤。

  11月28日7时许,歌手韩红在赴甘肃舟曲慰问演出的途中,所乘车辆侧翻。所幸韩红身体并无大碍,事故也未造成人员伤亡,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车队再次上路。

  两年前,韩红在去汶川地震现场献爱心的路上,也遭遇过类似的车祸。在2008年汶川地震,韩红带头发起“爱心救援行动”,在前往都江堰的途中,他们一行人所乘的汽车与一辆运土货车相撞,车门被撞烂,车窗的玻璃也严重破损,万幸的是,车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公益事业已俨然成为‘高危行业’。”长期从事公益活动的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残障人士医疗康复保健中心负责人祁永金说。

  有人说他们死于压力

  “公益是一种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吗?是爱心人士和志愿者的生命禁区吗?这是上天为那些选择了一种与大多数人不同道路上的前行者,而专门设置的陷阱吗?”祁永金在他的博客里写道。10月25日,爱心人士冯继春因心脏病突发逝世,祁永金认为,冯继春是因为公益工作压力过大才导致意外。

  “由于大多数的公益项目都在灾区、偏远地区,工作时间很长,但是由于交通等条件较差,往往事倍功半,达不到资助方所想的公益效果,再加上医疗卫生条件较差,很多公益人士都身患抑郁症、十二指肠溃疡、颈椎病、心脏病等疾病,面临着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祁永金说。

  “公益工作面临的压力是不能以常识来估计的。”祁永金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今天,民和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在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门诊部,机构员工冻得瑟瑟发抖。为了资助方和受益人满意,我们也曾每天只吃一餐,不喝水不上厕所来节省时间开展义诊,我们的极限是一人每天接待140位患者。”

  “对我们来说,压力大是常态。”祁永金说,“白天我要接诊来筹集资金,真正公益上的工作要从晚上12点才开始,有时甚至会忙到第二天清晨五六点。”

  压力不只来自于工作,家庭有时也是爱心人士的一种“负担”。

  一位中年妇女不断地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听筒中却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她怀疑所拨号码的主人——她的女儿张茹玮可能已经遇难。事实上,正在四川从事公益事业的张茹玮当时正在翻山进入藏区的途中。张妈妈在重复了不知多少次拨打之后终于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她这才了解到是张茹玮行至山里突然没有了信号。张妈妈在电话那边一直哽咽着,“女儿是妈妈的一切”。

  “就是妈妈的牵挂让我彻底放弃了留在藏区继续做公益的想法。”张茹玮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