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截25万善款马书军受审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9日 09: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马书军坐在被告席上。昨天,他因涉嫌诈骗红基会救助款25万元,在法院接受审判。本报记者 朱燕 摄

  抗洪英雄、为给儿子治白血病而乞讨的感人父亲、获红十字基金会救助后转做志愿者……马书军曾感动了很多人。

  昨天,33岁的马书军因涉嫌提供假票据骗取红基会救助款,并私下将救助善款截留,被指控涉嫌诈骗罪,站到了东城法院的被告席上。

  被告人不认诈骗指控

  昨日,身穿红色号服的马书军被法警押上法庭。他的弟弟和两名好友也到庭旁听了审理。

  据检方指控,马书军于2006年至2009年间,在东城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下简称红基会),以申办白血病儿童小天使基金救助款为由,骗取中国红基会救助款共计25万元。红基会发现后,马书军于2009年5月7日退还人民币3.4万元。马书军涉嫌诈骗。

  对于指控,马书军不认为是犯罪。他称,当他给自己孩子看病寻求帮助的时候,与小天使基金结缘。自己受到资助后,孩子的病最终得以治愈,此后他加入该基金会做了志愿者。“我要回报大家,向更多人宣传。”马书军承认“拿了”25万元,“事实存在,但不是诈骗。我的行为仅仅是违反了‘小天使’的制度。”

  马书军辩称,随着自己名气的增大,先后上百位患者家长找到他帮忙申请救助金,于是在“没有基金会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他帮忙整理材料申报。在此期间,有患者家长提出“帮忙申请,拿钱分成”,金钱诱惑下,马书军同意了。

  被告人掌管患者银行卡

  红基会的善款是通过申请者的银行卡划拨给患者的。

  检方指控,患者的银行卡,都由马书军掌控,取善款也是由他经手,以此方式,骗取善款,很多家长根本不知办卡的事,只知道将身份证交给了他。

  马书军辩称,大部分家长是主动委托他办卡的,有的自己办了卡交给他。

  每笔善款被截留一半

  检方称,每申请一笔2万-3万救助金,马书军会截留一半。案发后,有的家长称只收到了一万,有的只收到了5000元,有的甚至一分钱也未收到。对于善款总共有多少,患者家长称,马书军没有告诉过他们。同时检方确认,申请审批名单出来后,马书军又购买假的就医发票上报给基金会,等待善款划账。

  “申请以前,我们协商好的,不管批下来多少,我只给他们一人一万。”马书军辩解称,他认为钱批给了家长就是家长的,自己与他们协商好分成,不应该算为诈骗。“那些没给够的,我打了借条。”

  马书军的辩护人也认为,有患者家属证明“同意借用”,应算是民间借贷。

  被告人痛斥红基会“内鬼”

  据了解,马书军案发,源于一些申请资助的患者家长未拿到善款,到红基会查询,而这些申请的经手人和联系人,均为邯郸红基会工作人员王某。王某在接受调查时称,未给申请者善款“是马书军交代的”。

  昨天庭上,马书军对王某的证言异常愤慨。“全是假话!”马书军说,有的就是被王某克扣了。有患者找到基金会后,王某才以“工作忙,疏忽了”为由,将钱匆忙补给患者。“所有材料都是她提供的,她才是大骗子!”

  公诉人认为,由于诈骗罪是以非法所得为目的,王某拿到的钱都返给了患儿,且王某不承认诈骗,因此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王某已辞职。

  昨天,马书军的辩护人希望法庭考虑马书军自首、退赔等情节,以及社会危害性不大,对其从轻判决。

  法庭未当庭宣判。

  ■ 人物

  马书军从乐善好施到涉嫌诈骗

  马书军,河北省邯郸市涉县偏城镇圣寺驼村人。1996年入伍,其所在部队1998年因长江抗洪抢险而受到表彰。

  2005年5月,因为3岁儿子患白血病,马书军在天津街头跪地磕头乞讨,身边放着抗洪受表彰的纪念册,引起媒体关注。“英雄落难,乞讨津门”的报道传遍全国,人们纷纷捐款救助。

  2006年,刚成立不久的“小天使基金”为马书军捐款30多万。

  为了回报社会,马书军成为了基金会的志愿者,每天骑着摩托车来往于基金会和各个病患家长之间,充当起申请救助的“中间人”。在很多人心中,他是“好人”。

  在朋友眼中,马书军是一个慷慨大方,乐善好施的人。“在我们村,都知道马书军爱帮人。”他的朋友申先生说,他曾经常年为村里一位老人买面买油,直到老人去世。看见路上有乞讨的人,不管是真乞讨还是假乞讨,马书军都会掏钱帮忙。有一次他在车站给了一个乞讨的人3000元,马书军说,如果是他真的需要,我就帮到他了。2005年马书军在天津时,同房病人给他下跪,他二话不说就掏出6000元。有一个女乞丐在天津被强奸,马书军听说之后,晚上12点赶到医院给她送钱。

  还有另一件事让朋友和乡亲难忘。朋友因为搬家进城,将70多岁的老父亲也接进了城。朋友的妻子因为嫌弃公公不会用冲水厕所,不注意卫生,夫妻俩吵着要离婚。马书军知道以后,将朋友的父亲接到了自己家住,并让照顾儿子的保姆也照顾老人。“乡亲都说我傻,别人的父亲自己都不管,我却要管。我觉得这是出于义气。”

  但随着马书军名声越来越大,朋友发现他变了,他说话口气也大了,“出门不走路骑车,改坐出租车了。”

  马书军曾经提到,要帮人通过审批,需要走关系、买假发票,处处都是花销。他白血病治愈的儿子说,爸爸要“工作”,也很少去看他,致使他已8岁多,至今没有上过学。

  马书军事发后,他带着年幼的儿子来北京投案。为了孩子安置的问题,检察官先后两次前往马书军的河北老家,多次和孩子的亲属联系,但他们都拒绝照看孩子。目前,孩子在东城救助站临时安置。“我以后会向孩子解释的。”马书军说。

  ■ 庭审焦点

  被告人 挪善款做好事不算犯罪

  公诉人称慷他人之慨不是脱罪的理由

  法庭上,马书军滔滔不绝地陈述自己所做的善事。他说,自己拿到的善款并未用于奢侈消费,除了一部分给自己孩子治病,其余的钱用来帮助别人了,该行为不应算犯罪。

  “曾经有个学生给我写文章,引起了媒体关注。我给了他5千。后得知他家很贫困,我又给他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我帮小天使基金做宣传,自己掏钱作路费,很多活动现场我也捐钱捐电脑……我对‘小天使’的宣传立下了汗马功劳。”

  证人刘炎卫称,他是马书军的老乡。因患尿毒症,其家人找到马书军,希望帮忙申请救助金。马书军二话没说,掏出一万块钱,“让我以后有钱了再还。”,在刘炎卫肾移植之前,马书军又掏出了3万元,并称“你的病不属于救助范围。先用治白血病的钱救你吧!”

  马书军在庭上承认,他曾经将白血病救助金挪用给老乡看病,原因是对家乡的顾念。

  但公诉人表示,虽然他做的是好事,但是他也是用别人的钱,慷他人之慨,不是脱罪的理由。

  ■ 对话

  新京报:为什么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找你?

  马书军(简称马):我对流程比较熟悉,他们(申请者)很多都是农民,什么也不会。找我申请几率高。

  新京报:只要来求你,你就答应吗?

  马:对。我自己也有过求人的经历,有些患者父母一找来,我就答应了。有家长说申请到了分我一半,我确实很动心。还有一些家长对我非常热情,车接车送,我被感动了。

  新京报:你说有些家长拿到了钱,后来又不承认?

  马:是的。我有点后悔帮他们。我曾经想出去以后杀他们全家报仇,但现在也平静了。别人说我傻,我是在讲义气。

  新京报:红基会帮过你,现在却变成了你涉嫌诈骗的受害方,相信你的家长也成了受害人,你怎么看?

  马:我是钻了基金会的空子……患儿家长……我给他们帮忙,没有对不起他们。我拿钱了,但没有白拿。

  “我是钻了基金会的空子”

  ■ 追访

  红基会坦言管理有漏洞

  马书军事件发生后,社会上对中国红基会的管理提出了质疑。

  昨天,中国红基会秘书长助理兼项目管理部部长雷淑敏坦言,出现马书军截留善款的事情,基金会肯定有责任,“最大的漏洞就是当时没有及时进行回访,没有跟踪善款的去向和使用情况。”

  雷淑敏称,小天使基金刚成立时只有两三名工作人员,面对上千人的资助申请,没有能力进行善款拨付到位后的追踪,为马书军的诈骗埋下了隐患。为了弥补管理上的漏洞,从去年开始,基金会成立了监督委员会,从社会上招聘监督巡视员,为基金会进行善款使用情况回访。其次,修改了资助告知书,让受助方更加清楚如何进行申请,并印发了工作指南和求助指南,指导红十字工作人员和申请人在申请上遇到的具体问题如何处理。此外,基金会加大了拨款后的回访力度,并要求省级及其以下红基会负责100%的核实,中国红基会进行30%的抽访。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