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北京公益校舍遭不明身份者强拆 师生废墟寻家当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14日 10: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校舍被毁,学生们在废墟中生火取暖。

几个烤红薯,是师生们的午餐。

陕西学生李阳从废墟中挖出一把吉他,试了试,还能弹。

生活老师马会平说,她的全部家当都被埋在废墟底下。

 

  公益校舍突遭强拆

  前天下午,位于朝阳区崔各庄乡崔各庄村的爱希(北京)文化发展中心450多平米校舍被不明身份者用推土机突击拆除,大量教学设备、学生财物被埋。中心负责人称,因该村整体拆迁,法院判决“二房东”王华山赔偿中心53万余元。由于迟迟没有拿到赔偿款且联系不到王华山,中心拒绝搬走,此次强拆给中心造成损失超过20万元。昨天,崔各庄村委会、该村拆迁办等多方均称与强拆无关。朝阳警方已介入调查。

■现场

  师生废墟寻家当

  昨天中午,记者乘车进入崔各庄村,所过之处大部分建筑已被拆除,大片空地上荒草丛生。爱希文化发展中心位于村东,由几排平房组成,所有房屋墙体均被推倒,屋顶坍塌,屋内学生住宿的高低床被砸变形,大量教学用乐器和电器及学生个人物品被埋在瓦砾中。

  最先发现校舍被拆的,是中心留守学生郭海雷。前天一早,郭海雷外出办事,下午3点回到中心时发现校舍已被摧毁。他立即打电话通知中心负责人和其他师生前来,中心负责人金华赶到后迅速报警。当晚,留守在此的3名学生和1名老师被转往中心在顺义租赁的新校区。

  昨天中午,5名学生和1名老师来到废墟清理物品。他们围在一个铁炉边,烤了几个红薯解决午饭问题后,开始在废墟中锹挖手刨寻找被埋物品。

  生活老师马会平说,她在这里工作了8年,包括首饰、存折在内的所有家当都被埋在废墟底下,“一帮收废品的就守在旁边,虎视眈眈,今天再找不出来,东西就全没了。”

  来自陕西的学生李阳从废墟中挖出自己心爱的吉他,调整了一下,还能弹。“几十把二胡都埋在里头了,还有古筝、架子鼓,大部分都毁了,太可惜了!”李阳说,中心停水停电,留守师生每天骑三轮车外出打水,晚上生炉子取暖,尽管环境艰苦,他们留守在此,就是希望能保护中心财产,拿到赔偿款,“没想到还是没保住!”

  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目击者说,前天下午1点半左右,三四名男子开着一辆小轿车和一辆推土机前来,将校舍推平,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完事后几人迅速驾车离开。

■探因

  拆迁引租赁纠纷

  据金华介绍,爱希文化发展中心是一家非营利教育机构,2006年起接收全国范围的贫困初中、高中毕业生,为他们提供免费职业技能培训,目前已培养了90多名计算机、美容美发、学前教育、牙科等专业人才。

  金华称,2004年,中心与崔各庄村村民王华山签订协议,租下该村一处属于村集体的院落办学,租期12年。后因办学需要,中心在院内新建了450多平米校舍,包括库房、淋浴间、学生宿舍等。

  2009年3月,王华山和一位名叫刘海滨的男子找到金华。王华山告诉金华,他已将院子的承租权转给刘海滨,今后刘海滨是“二房东”,租房的事找刘谈。刘海滨则向金华表示,中心与王华山此前签订的协议当即作废,中心若想续租,须按原租金3倍交纳房租,或者立即搬家,“我不同意,没有和刘海滨签任何协议。随后,中心就被断水断电。”金华说,此后,刘海滨又在院内盖了一些房子。

  去年6月,中心将王华山告上法院,要求解除租赁合同并索赔60多万元。朝阳法院于今年5月判令王华山赔偿中心53万余元。金华表示,法院判决下达后,王华山没有支付赔偿金,且再也联系不上,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没有结果。

  去年底,崔各庄村开始整体拆迁,刘海滨曾多次催促金华腾房,遭到拒绝。今年9月,因停电停水环境恶劣,中心迁址顺义,平时只有少数几名师生留守。金华说,这一来是方便部分学生就近实习,二来是想看住中心自建房屋,以向王华山索赔,“没想到他们盯准了,趁我们没人的时候突击强拆。”金华说,发现校舍被拆后,她曾向崔各庄村委会、村拆迁办、刘海滨等人了解情况,各方均称强拆与自己无关。

■说法

  何人拆房成谜团

  据崔各庄村党支部韩书记介绍,七八年前,村里将院子租给王华山用于出租房经营,后爱希中心从王华山手里租下院子办学。至于王华山是不是将院子转租给了刘海滨,村里不清楚。他对校舍被拆并不知情。

  崔各庄村委会张主任则表示,今年4月25日,除爱希中心自建房屋之外的所有建筑已经拆完,村委会与承租人的租赁协议已经解除,土地收归朝阳区土地储备中心。张主任表示,今年8月6日,二期拆迁最后期限到期后,村委会对该处停水停电,但未采取其他措施,强拆与村里无关。

  昨天中午,崔各庄村城乡一体化腾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负责与腾退户签订补偿协议,不负责拆房,爱希中心被强拆一事与他们无关。

  记者拨打王华山电话,但提示该号码为空号。记者致电刘海滨,他表示自己与村委会的租赁协议已经解除,强拆一事与他无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NTV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