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红会:三重赋权下的改革实践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16: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公益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导读]从国家层面对于一个公益性质的机构出台发展意见,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领域为数不多的一次。中国红十字会拥有着其他社会组织不可比拟的国家支持,他们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成为公益事业的焦点事件,更何况又是有着改革前提的国家意见出台

红十字、红新月和红水晶标识

  中国社会领域同样面临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不管是中央政府提出的创新社会管理还是加强社会建设,都在一定层面推动了这个社会不断进步。而从国家层面对于一个公益性质的机构出台发展意见,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为数不多的一次。中国红十字会拥有着其他社会组织不可比拟的国家支持,这样组织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成为今天公益事业的焦点事件,更何况又是有着改革前提的国家意见出台。

赵白鸽在发布会上答问

  2012年8月2日上午,在时长一个半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中,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梳着一丝不乱的短发,端坐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的讲台,微笑而一丝不苟地面对众多媒体,甚至在最后一个问题被问及“运尸费”和“捐你妹”的时候也保持了相当良好的风度。

  但也许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另外一场网络上的同步“发布会”。

  当天的发布会10点整开始,仅3分钟后,社科院学者杨团就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不断地直播发布会的内容,且在之后数天内就红会改革相关问题,持续不断地与网友微博互动乃至辩论,力挺红会改革。

  事实上,杨团的背后,是一个由数十位学者以及相关专业人士组成的“课题组”;《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背后,是一场发轫于2011年10月22日,名为《红会改革与发展战略研究》的专项课题。《意见》正是红会与专家团共同工作的课题成果。

  在《意见》的文本里,红会被定义为“在人道领域的政府助手”.赵白鸽说:“红十字会是什么?它是一个慈善机构吗?它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社会团体吗?不是,它是一个受着”三重赋权“,一是政府赋权,二是国际红十字运动赋权,三是社会公众赋权的重要的社会组织。”

  试图正本清源之后,还打算要多管齐下。在《意见》文本以及赵白鸽的阐述中,被重新定义的红会中央与地方关系,地方政府与地方红会关系,以及首次亮出的信息化时间表,都充分地引起了媒体以及公众的注意。

  对比以前红会通过各种方式传递出的各种有关改革的信息,诸如其他尚未触及核心层面的信息化建设,公开招聘、整顿关联机构等举措,这一回,红会显然是真正地要在自己身上动刀子了。

  至此,一个中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公益慈善机构的改革,由于《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的正式下发,终于呈现出较为清晰的版图和时间表。

  “三重赋权”的概念廓清

  红会的改革,可谓是被一个偶然事件推上了历史前台,却实际不乏深层次原因的。

  在赵白鸽的表述中,将红会的改革动因上升到了中国社会整体协调发展的层面上,将之阐述为中国社会当下社会建设和社会组织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中国红十字会已经被列入国家社会组织综合改革试点,这是第一个。”她说。

  “如果我们以80年代作为中国改革的起点的话,那么它的起点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过去30年,使相当一大部分人脱贫,使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改善。但大家知道,一个社会不仅仅是物质的,它必须要和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五位一体发展,我们的红十字事业是社会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是五位一体发展的重要成分。”赵白鸽说。

  中国红十字会在中国已经走过了100多年的历程,而新中国建立后,其定义也已经经过了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49至1966年,定位为全国性人民卫生救护团体;第二阶段是1976至1993年,定位为全国性的人民卫生救护和社会福利团体;第三阶段是1993年至今,定位为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

  此次颁布的《意见》中对于红会性质的表述是:“在人道领域的政府助手”.

  作为改革的设计者之一,杨团的表述更为直白:“红会是最早的国际组织,没有联合国和奥林匹克时候就有它,它是必须有的,它起的作用是超越国家和民族、种族的。我们认为它的确不能跟政府混在一块儿,我们提出的叫法定机构公法社团。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概念,法定机构和三重赋权,国际、中国国家和社会这三重赋权,跟别的组织只有社会赋权不同。”

8月2日,国新办举办贯彻落实《意见》新闻发布会

  中央与地方关系的重新定义

  红会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准备从松散走向紧密。

  《意见》中称:“加大上级红十字会对下级红十字会的财务监督、业务指导、工作督查力度,下级红十字会主要专职负责人的任免提名要听取上一级红十字会的意见。”“过去我们对各省有一点儿纠结,没有完全理清楚,这次《意见》给我们明确的规定。上级红会对下级红会负责人的提名和选择要参与,这个过去是没有的。”赵白鸽说。

  而在加强红十字会组织建设的条款中,在强调加强市、县级红十字会组织机构建设的同时,特别提到“在乡村、街道、社区、学校等积极发展红十字志愿服务组织”,等于进一步廓清县级以下组织的性质和关系。

  各级政府对于红十字会的支持力度被强化了,《意见》中明确强调了“各级政府要依法对红十字会开展工作给予支持和资助”,并且“加大中央集中专项彩票公益金对红会的支持力度”.

  而与这些关系的厘清相辅相成的,就是红会信息化建设的一张时间表。

  赵白鸽首次披露了红会信息化的具体时间表。她说:“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整个软件和硬件的设计、招标工作,我们已经获得了相当一部分的资金,我们预计在12月底,它的基本功能,特别是与资金捐献相关的功能要实现。就整个时间表来说,第一个时间表大约在2012年底实现外网的门户,完成捐赠平台和筹资管理系统基本版的上线。基本的经费数要能够掌握,包括试点省的。第二个时间表要在2013年底基本功能全部上线,要推广到80%的省红会。第三个时间表到2014年底所有的功能上线要达到80%的市级红会和50%以上的县级红会,这是规划中提出的。”

  一个可能的推论是,这张信息化的时间表,或许也是红会整体改革的波及范围与节奏的映射。

  此外,要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监督委员会”被反复强调。此种形式并非红会首创,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1993年就建立了类似的委员会。而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向《公益时报》记者透露,目前江西省红十字会已经开始试点工作。红会希望在这些基础上,尽快筹建,并能将此做法推向全国。王汝鹏将红基会类似机构描述为“由各界人士参与,公开招聘监督巡视员,对捐款管理、资助项目等进行跟踪检查监督,并向社会监督委员会提供监督巡视报告”。

热词:

  • CNTV
  • 爱公益
  • 公益
  • 红会
  • 赵白鸽
  • 红十字会
  • 改革实践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