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别把钱和坏机制输进血管里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3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10年来,人们从没像现在这样掂量起“一腔热血”的分量。

  天平秤上托着空空的血袋,电子显示器上的数字迟迟为零,多家医院守在血站门口,昆明血库告急,告急!

  濮存昕义务献血的公益广告在电视里滚动播出,邓亚萍献完血,弯着手臂一脸微笑的大幅公益广告,出现在北京地铁的每个出口——可北京的血库存量只有正常值的一半。

  武汉、太原、重庆、长春、青岛……“血荒”在十几个城市蔓延,全国遭遇10年来最严重的血荒。一座座城市,都在等待干瘪的血袋鼓涨,天平秤高高翘起。

  整个社会得了“贫血症”。我国的献血者只占人口的0.84%,远远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4.54%和中等收入国家1.01%的比例。

  而如果有一份社会化验单,那就会显示这一次患的是“制度性贫血”。简单说,社会肌体,缺的不是爱心,而是公众对公共卫生体制的信任。

  血液是一种特殊的资源,它应该像水、电、供暖系统一样,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被需要的人获得。这也直接决定了无偿献血是公益事业的不二属性。

  可“无偿采血,高价用血”的商业机制,赤裸裸地阻塞了社会健康的血管。汩汩热血从无偿献血者的血管流出,途经血站,到医院,再到病人的血管,中间多少利益差?一袋血几百上千元的费用合不合理,血站盈不盈利,采血成本到底是多少?

  尽管卫生部门一再强调,血站不存在用无偿献血盈利,可从来没有给公众一本明白账。加上媒体报道的“血浇兰花”事件,以及成都使用无证血袋、致使取自无偿自愿献血者的23739袋鲜血倒进水沟的恶性血浆污染事件,把人们一次次推向愤怒的峰巅。

  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献血41次,日本明仁天皇献血15次——日本甚至以法律形式规定官员必须带头无偿献血。再看看我们的数据:在无偿献血人群结构中,53%的血液是打工者捐献的,30%的血液是学生捐献的,而公务员和医务人员所占比例只有0.28%和0.29%。

  市民献了,公务员不献;学生献了,老师不献;家属献了,高喊“献血无害”的医生不献。昆明每年投入100万元宣传义务献血,可现在平均每天只有10人献血。

  我们不缺法律,可100部法律,就有101个问题。《献血法》颁布12年了,“无偿献血、免费用血”已明确写入法律,可全国只有深圳规定了一次献血,终生免费用血。献血证又属于“地方粮票”,异地不通用。加上免费用血“先垫付后退款”的报销程序繁琐,让许多人认为法律不过是一纸空文。

  更让人担心的是,公众屡屡“被献血”。义务献血“政治化”“行政指标化”,部分高校规定不献血取消入党资格,不献血不发给学位证书,取消保研资格、论文答辩不予通过,甚至对称“来例假”的女生脱衣检查,以决定是否献血。

  这些简单、粗暴的行政做法,只会让人们心里的荒草越长越茂盛。要知道,血荒荒的是人心,血荒也绝非一天荒起来的。

  几天前,卫生官员当着众多媒体的面捋起袖子献血,不难预测,全国很快将有一轮强大的、运动式的义务献血的宣传和动员,可这只能缓解一时,正如媒体报道昆明血荒的第二天,就多了30个无偿献血者。

  香港1952年开始推行无偿献血的第一天,只有两位华人献血。如今,97%的适龄市民都自觉参与了无偿献血,满足了香港的免费用血。德国、日本、瑞士等国家都从过去的有偿献血,逐步向无偿献血过渡,最终实现了公民无偿献血和免费用血。

  别人用了几十年走的路,我们要赶紧走完,正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感慨:“我们要被迫地感谢一下血荒。”

  我们必须相信一点:公众的心没有变冷。但光有热心是不够的,要解决血荒,首先得保证不要把钱和坏机制输进血管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