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1600万中国盲人仅50只导盲犬 公共交通禁犬进入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3日 09: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驯导员正带领导盲犬做障碍模拟训练。

志愿者武月每周要来基地志愿服务,在驯的导盲犬见到她都特别亲切。

大连盲人王晓军女士向记者展示每次出门必须带着的3个证件。

大连盲人王晓军女士在导盲犬贝贝的带领下下海游泳。

       1600万中国盲人只有50只导盲犬

       国内导盲犬"车难乘"、"门难进"发展滞后,大连导盲犬基地缺钱少人困顿中已支撑6年

       因导盲犬训练的专业性强、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耗资巨,加之驯成后无偿捐献给盲人使用,无资金回收,中国首家导盲犬训练公益机构中国导盲犬大连训练基地目前正陷入困境。

       此外,多年来相关法规缺失,令国内导盲犬“车难乘、门难进”,难以对盲人提供帮助。

       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1%以上的盲人使用导盲犬可视为导盲犬的普及。据统计,中国有1691万视力残疾人员。据此计算,全国需要16.91万只导盲犬才可达到普及。但目前在大陆范围内服役的导盲犬不足50只。

       今年8月1日,国务院颁布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规定“视力残疾人”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终于有法可依。但专家指出,导盲犬发展需进一步细化行业规则和准入制度。

       Lucky八岁,乖巧懂事,但一看到警察,就会全身哆嗦,急急躲向平亚丽的身后,眼里有惊恐。

       这时,平亚丽会轻抚Lucky额头,轻声安慰,“妈妈在,别害怕。”

       Lucky是条导盲犬,它的“妈妈”50岁的平亚丽是盲人,曾为中国赢得首枚残奥会跳远金牌。目前她和Lucky住在北京石景山区。

       患有先天性白内障的平亚丽,离开Lucky的引导,几乎寸步难行。但前几年,Lucky的状态并不好。由于公交、地铁不让坐,酒店、商场不让进,出门散步要躲着警察,缺乏运动的Lucky已严重“发福”。

       更因曾被警察带走关了一夜,Lucky对所有穿制服的警察都充满恐惧,这也成为平亚丽的安全隐患。

       黑户导盲犬

       残奥冠军平亚丽曾带导盲犬Lucky传递2008年残奥会火炬,但此后无法再为其办出行证

       即使遭遇眼盲和离婚,平亚丽仍觉得自己很Lucky(幸运)。

       在1984年的纽约残奥会上,她获得盲人跳远B2级冠军,成为中国首位残奥会金牌得主。退役后,她在北京石景山区创办盲人按摩院,经艰苦打拼,生意很红火。

       更重要的是,她遇到了生命伴侣导盲犬Lucky。

       Lucky出现前,平亚丽行走靠手杖。别人走10分钟的路,她走40多分钟。被电动车撞伤几次后,她尽可能地待在屋里。平亚丽形容那段日子,“暗无天日”。

       1997年,平亚丽36岁,创办了一家简易的盲人按摩院。她要从每月不足4000元的营业收入中,拿出1000元聘请专职向导。

       但向导只在工作时间指引平亚丽,有时他会失去耐心,平亚丽便只能摸索着过日子。

       2007年底,Lucky的到来,改变了一切。“近5年来,不论刮风下雨、风吹日晒,我要去哪里它都会牵引着我,既不耍情绪也不偷懒;过马路保护我。我休息时,它保持绝对安静。”

       2008年北京残奥会,平亚丽成为火炬手,她带着Lucky完成火炬传递。平亚丽说,“Lucky是我的眼,是我的爱人、朋友、孩子和永远值得信赖的伙伴。”

       奥运会结束,Lucky这张特殊的临时养犬证到期,平亚丽去办证时被告知,Lucky属于大型犬,即便有一般的养犬证,Lucky也不允许出现在地铁、公交,以及其他公共场所。

       Lucky成为“黑户”,它不被允许外出,平亚丽也就没法出行。

       Lucky来自中国导盲犬大连训练基地(后简称大连导盲犬基地),该基地是中国首家官方认可,也是国内唯一的专业导盲犬培训基地。

       如今,Lucky和这家导盲犬基地,都正面临着困境。

       困顿的“导盲犬之父”

       公益组织大连导盲犬基地连年入不敷出,政府虽有补贴,创始人王靖宇仍需卖房维持

       大连医科大学校园的东部,两栋环形相连的灰楼里,偶尔会传来犬吠声。一群穿红色T恤、运动鞋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不时牵出一条拉布拉多犬或金毛犬,并发出“坐下、卧倒”等指令。这里是大连导盲犬基地。

       今年48岁的王靖宇,是大连导盲犬基地的主任。

       他在2004年残奥会上,看见一批导盲犬带着运动员训练和比赛,便决定要培养自己的导盲犬,以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展示风姿。

       王靖宇自掏腰包,到鞍山、沈阳等地,挑选、购买了近百只拉布拉多犬和金毛犬,带回大连。在互联网上,他自学导盲犬训练知识,摸索着进行培训。

       2006年初,王靖宇征得大连市残疾人联合会支持,申请挂靠其名下,成立大连导盲犬基地。他说,他要“为中国盲人寻一双眼睛”。

       2007年9月,经历十多轮的淘汰式训练后,第一只导盲犬顺利培训上岗。

       2008年,残奥会火炬手平亚丽牵着大连导盲犬基地训练出来的Lucky入场。

       从2007年至今,基地已成功培训上岗32只导盲犬,目前在驯的导盲犬有70多条。

       但Lucky在2008年残奥会的亮相,并没改变基地的生存困境。基地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经费问题。

       基地办公室主任王燕说,每只导盲犬的培养成本在12万到15万元之间,这包括基地21名工作人员的工资、狗粮、药品,加上办公差旅费用等。每年基地的支出均在130万元以上。

       然而,由于是公益组织,基地的收入非常有限。主要依靠每年几十万到百万不等的捐款,以及政府补贴。去年大连市首次对基地进行财政一次性补贴,共96万元,并承诺“训练成功一只导盲犬,补贴6万元”。

       除此之外,基地仅有的收入来源是网店销售钥匙扣、体恤衫等基地纪念品,一年收益仅数千元。

       记者查阅基地2007年6月到2008年5月的收支报告发现,基地捐赠收入为35万元,其他收入仅为12000元,亏损40万元;2009年底,尽管有捐款近130万元,仍亏损近10万元。2010年、2011年基地都亏损了几十万元。

       运营经费短缺,只有靠王靖宇个人补贴。

       “他已经卖了一套房,并花光了存款。”王燕说,王靖宇还在四处募捐,北京一家公益组织,刚捐了疫苗,解决了今年犬只的防疫问题。

       王燕说,王靖宇压力很大,曾多次说起,“不想干了,担心撑不住。”

       “帮盲人寻一双眼睛”

       王鑫曾月薪2万元,目睹母亲有导盲犬后生活改观遂辞职成为驯犬员,月工资1900元

       “向前!”“左转!”“停!”

       相同指令,王鑫每天要重复数百遍;不论刮风下雨,王鑫每天要带导盲犬在闹市区行走。导盲犬每天至少要走一小时,以适应车流、红绿灯、鸣笛声,并学会躲避车辆、上下台阶、绕过障碍。

       这是王鑫一天的工作。

       32岁的王鑫是大连导盲犬基地的驯导员。她一人管5条狗,每条狗都单独训练。一天下来,她要带着狗走5小时,步行超过40公里。

       “因为要拉着几十斤的狗不停地走,晚上回家,双腿像灌铅,一步都不想动,胳膊疼得举不起筷子。”王鑫说。

       在导盲犬“出师”前,这样的训练要持续一年,而成功几率不足30%。因为有些狗性格过于活泼,或有咬人的行为,它们都会被淘汰。

       王鑫当基地驯导员,源于她的母亲。

       2009年6月,王鑫母亲王晓军成为基地首批导盲犬的使用者,与导盲犬贝贝配对成功,建立协调关系。

       “我妈妈有了贝贝后,可以四处散心、购物,一改从前的孤独,我想让更多盲人拥有和我妈一样的机会。”王鑫解释自己做导盲犬驯导员的动机。

       但王鑫的想法遭到母亲极力反对,理由是驯导员太脏太累,且收入微薄。王鑫本来在外企任高管,月薪达两万。但在她坚持下,她成功应聘为导盲犬驯导员。

       大连导盲犬基地属民间公益组织,工作人员的薪水低。驯犬员的基本工资为1900元,只有大连市人均工资的一半。

       三年来,王鑫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拨又一拨。目前基地驯导员多数为1986年以后出生、刚毕业的大学生,王鑫是年龄最大的。她承认,基地的工资支付不了她的日常开支:“花的是从前的积蓄,如果结婚,这样的收入肯定难以养家。”

       但王鑫说,每当看到自己训练出的导盲犬上岗,“就如同我帮盲人找到一双眼睛,那种成就感,无可比拟。”

       “迷惘、困惑,在希望中坚持”,王鑫的微信签名如此写着。

       无处不在的障碍

       各城市的交通管理条例都禁止大型犬乘坐公共交通,导盲犬无法最大限度帮助盲人

       导盲犬申领者完成共同训练并通过考试后,可拿到盖有大连市残联、市公安局、大连导盲犬基地公章的导盲犬上岗工作证、导盲犬使用证与导盲犬培训毕业证。

       大连市公安局的公章来之不易。2007年底,导盲犬Lucky在大连闹市区训练时,被辖区公安局养犬办,作为无养犬证大犬查处带走,关了一夜,准备罚没。

       大连市残疾人就业管理中心主任王荔,为此邀请市公安局和养犬办,到基地观摩导盲犬表演。最后不仅要回了Lucky,市公安局还承诺在基地的犬证上盖章认可。这保证了导盲犬不被公安罚没,但它们依然不能搭乘公共交通。

       2008年4月,残疾人保障法修订通过,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相关规定,这是中国法律首次提及“导盲犬”。

       王靖宇将这一内容印成小卡片,配着三证一起发放。

       但“三证一法”的作用并不大。“不管你有啥证,公共设施就不让你进门,公交出租也不让你上。”王晓军说。大连自2007年建设无障碍通行城市,可她带着导盲犬贝贝出行还是四处碰壁。

       平亚丽带Lucky在北京坐公交车时,司机不认外省的证。还有一次,Lucky刚把前爪搭上公交车前门的台阶,司机为阻止它上车,强行关车门,夹伤Lucky的前爪。

       “建议中央有关部门,早日出台导盲犬的行业准则、认定标准,归哪个部门管,由哪个部门认证。不然即使基地认定为合格的导盲犬,别人不认也没办法。”王荔说。

       2008年,平亚丽得知将担任北京奥运会火炬手时,多次向北京奥组委提出,希望能牵着Lucky从天安门广场跑过,以让更多人了解导盲犬。

       但她的要求被拒绝,“这么大一只狗,到处乱跑成何体统,咬了人咋办。”

       一个月后,平亚丽又被确定担任残奥会火炬手。她再次提出申请,要求带着Lucky跑完60米传递火炬之路。

       这一次,奥组委考察了Lucky的导盲技能后,同意平亚丽的要求。

       2008年9月6日,平亚丽在Lucky的引导下,传递火炬的画面被直播。那一刻,体育场里的平亚丽和电视机前的王靖宇都热泪盈眶,他们觉得导盲犬的“春天来了”。

       然而,“春天”并未到来。奥运会结束,Lucky的特殊临时养犬证到期,作为大型犬,Lucky再也不允许出现在北京各公共场所。

       无障碍“条例”出台

       今年8月1日,国家允许盲人带犬进入公共场所,但业内人士表示仍有待相应细则出台

       王靖宇的榜样是“台湾导盲犬之父”陈长青。在陈的推动下,台湾导盲犬协会已为6万视障台胞培养了32只导盲犬。

       2005年,台湾出台《合格导盲犬导盲幼犬资格认定及使用管理办法》,对导盲犬、导盲犬训练师、导盲犬训练基地的资格认证设立准则,对导盲犬的使用和管理也有明文细则规定。

       王靖宇也希望像陈长青那样,推动导盲犬制度在中国发芽生根。比起西方国家,中国的导盲犬数量还很少。

       2008年7月的一份统计数字显示,全球共有2.5万只导盲犬,其中美国1万只、英国4000只、德国1100只、日本960只;而拥有1300万视障患者的中国大陆只有6只。

       大连导盲犬基地已经吸引近10万视力障碍者的申请。以国际导盲犬普及率的1%计算,需要量为1000只导盲犬。王燕说,以现在年均出产速度,想领到一只导盲犬排队已到了10年后。

       王燕说,截至7月底,基地自成立以来已经向全国无偿捐献31只导盲犬,其中北京7只、大连10只、浙江3只等,“我们争取在每个省,每个特大城市都有我们的导盲犬上岗,这也是有利于推广和宣传导盲犬事业。”

       巨大的需求也催生了诈骗生意。王燕说近几年出现多起利用导盲犬基地名义卖“假导盲犬”的事件。

       目前,其他地方也陆续成立导盲犬训练基地。上海市残联与公安部南京警犬训练基地合作培驯导盲犬,并安排18只导盲犬上岗;山东东营一家民营机构也到大连基地来“拜师取经”学习培驯导盲犬;广州导盲犬基地正在筹划中。

       姜丹是中国首位、也是至今唯一拥有国际导盲犬驯导师资质的驯导员。他说,目前越来越多的导盲犬基地令他喜忧参半。“导盲犬多了可以造福更多盲人,但在缺少严格的准入门槛和行业标准时,也很容易将导盲犬这行做滥,出现事故。”

       姜丹说,大力发展导盲犬培训行业的同时,“一定要建立起严格的准入制度和行业标准。”

       今年8月1日,《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规定“视力残疾人”“可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平亚丽兴奋不已,她准备将这一条例时刻随身携带。

       “再遇到不让导盲犬乘车和进门,我就亮条例,咱终于有法可依了。”平亚丽说。

       但王荔认为,条例的规定过于宽泛,要真正保证导盲犬出行和搭乘公共交通的权利,还有赖于各地和相关部门的管理细则的出台。

热词:

  • CNTV
  • 爱公益
  • 公益
  • 盲人
  • 导盲犬
  • 公共交通
  • 无障碍环境建设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