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

壹基金探路中国慈善:做公益是数人心的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9日 1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为了迎接这一刻,在深圳招商银行大厦5楼会议室,见惯大场面的李连杰和王石、马化腾、马云、马蔚华、冯仑、周惟彦等,排成一行,专门提前彩排了一遍。生怕出错的马云还小心翼翼地问旁人,做壹基金“1”的手势时,应该伸出大拇指还是食指?

  当天下午,在深圳市民中心,随着一块红绸落地,“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宣告成立。这是中国首家无主管单位的民间公募基金会。

  “一直在黄灯中前行,不敢等待”的李连杰,终于等到了绿灯。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没有独立账户,发展受限,喻为 “已经生了没身份证的孩子”的壹基金终于拿到了新户口本,而且姓“公”。

  曾任三年壹基金执行主席的周惟彦摸着自己身怀六甲的大肚子,兴奋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壹基金总算熬出了头,作为母亲,她很幸运,自己的孩子出世前,先看到了深圳壹基金这个孩子的出世。她一年收获了“两个孩子”。

  “机制比机构重要,机制比人墙重要”

  在这张“户口”本上,盖最后一个章,签最后一个字的是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马宏,当时她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那是2010年12月3日下午5点多钟,已过了下班时间。签完字,她给李连杰发短信“交代给我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李连杰回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只用了五天审批,中间还隔着周六和周日,深圳壹基金就获批,这让李连杰、王石、冯仑等人大呼惊讶。

  当时,李连杰给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原民政部社会公益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打了半个多小时电话,“狠狠”地夸赞了政府部门的支持,听得王振耀直笑:哪有这样夸政府的?

  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刘润华还记得,2010年9月,穿着10块钱的布鞋、头发发白的李连杰在央视《面对面》节目中“大倒苦水”。他称自己是“最大的乞丐”,“是真正的孙子”,壹基金“这孩子虽然还健健康康的,但它没有身份证,没上学,在月子里没事,可目前它就会被希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更加专业化透明化发展的人质疑了”。到那时,刘润华才知道名气很大的壹基金都“快要中断了”。

  为什么人人都知道它是一件好事,可问题就是不能解决?刘润华琢磨了好些天,他坦承,央视的那期节目让民政部门面临很大的压力。壹基金的问题不是李连杰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慈善组织的缩影。“这个普遍问题,到了不得不回答的时候”。

  他给好友王振耀打电话,请他向李连杰转达“是否有兴趣来深圳落户”。

  王振耀回忆,接到电话时,他正与李连杰在一个会场开会,送李连杰上车时,他转达了深圳的意思,李连杰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喔?哟!是吗?”

  王石、冯仑也不太相信。为了这张“身份证”,2009年年底,壹基金专门成立了筹委会,马化腾、马蔚华、马云、牛根生这“三马一牛”、王石等都被拉进来。筹委会奔波了一年,准备的材料摞在一起有半米多高,与不少城市联络过落户,均告失败。这一年“一言难尽”。

  事实上,这一年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李连杰会选择那个时间上央视倒苦水,李连杰笑说,这个问题留到5年后才能回答。

  深圳抛出橄榄枝后,壹基金派出秘书长杨鹏,去深圳约刘润华、王振耀面谈。谈完出来,杨鹏马上给李连杰、王石、冯仑挨个儿打电话说:“这事儿准成!”王石他们还半信半疑。杨鹏当天赶回北京,在深圳仅待了4个小时。

  事后,王石又去见刘润华。听到深圳这么宽松的公益环境后,王石连呼了三声“灯下黑”,壹基金找了很久注册地,却一直不知道原来最好的环境就在身边。

  刘润华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希望“借王石用用”,把王石的“企业家哥们儿”都叫到深圳来发展慈善事业。

  五天的时间来不及谈很多细节,刘润华建议,“只有原则,没有细节”,先注册登记下来再说。李连杰事后把这归结为“先入洞房,别的事再说”。

  壹基金的想法与民政部门的想法的确有一些细节出入,比如李连杰是不是应担任“永久理事”,理事的任期是三年还是五年,法人代表能不能兼任理事长,等等。 即使在揭牌的前一天晚上,就章程的细节,相关部门还跟杨鹏谈到了凌晨一点半。

  刘润华深知“吃第一口螃蟹”要冒险。他说,慈善组织面临的现实逼得必须有人站出来,既然走出了这一步,“处分我,我也认了!”他语气干脆。

  事实上,他手里是有“尚方宝剑”的。深圳自2006年开始,即对行业协会和商会实行直接由民政部门登记的体制;2009年,民政部与市政府签署了《推进民政事业综合配套改革合作协议》(下称部市协议),鼓励深圳“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的制度”。这为壹基金落户深圳创造了政策条件。

  在刘润华眼里,这个“部市协议”传达了很多信息,很微妙。他的理解是,民政部看到了改革的方向,但在全国层面改革很难。上面鼓励深圳“先行先试”,怕深圳缩手缩脚,专门出了这个协议。

  这位“步子很大”的局长还向国家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寻求支援。李立国短信回他:“感觉很好”、“高度共识、共同奋斗”。这透着“只争朝夕”使命感的回复让刘润华放了心。

  面对一屋子记者,刘润华强调特区之“特”,他说:“中央为什么要办特区,特区对全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如果今天特区连改革都不搞了,那深圳在全国的地位也就下降为一般普通城市了。为什么经过了30年,中央还明确经济特区还要继续办下去,还要继续发挥特区先试先行的作用。”

  这个资历并不老的民政局长下定决心先“试水”,把旧体制搅活。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机制比机构重要,机制比人墙重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