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爱公益频道 > 第三届《可持续发展论坛》 >

大卫·沃斯戴尔:对人类与自然灾害的综合考量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6日 17: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中国网络电视台讯:(记者 周笑岩 孙立东 周鹏)2011年5月13日,第三届“可持续发展论坛”——防灾、减灾与灾后重建研讨会在四川德阳隆重召开。阿波罗-盖亚的负责人,来自英国的David  Wasdell先生做了主题为“对人类与自然灾害的综合考量”的精彩发言。

       David  Wasdell先生是阿波罗-盖亚项目的负责人,在气候变化领域有非常长时间的钻研和研究。以下是David  Wasdell先生在2011第三届“可持续发展论坛”——防灾、减灾与灾后重建研讨会上的发言实录。

   David  Wasdell先生:下午好,谢谢你邀请我来参加这次会议。

   对这个话题的概述,这是我们为期两天会议的内容,这个材料不同的方面将会由我的同事们在他们的讲话中和圆桌会议中提到。

   首先进行介绍,我尝试着能够以中英文的标题,我希望中文的翻译没有冒犯的地方。

   一个事件之所以被称为灾难是因为它破坏了人类的社会。地震、海啸如果说出现在一些偏远的没有人员的地方不能称为灾难,他们称为灾难是因为他们发生在人住的地方,会把大楼冲走,破坏基础设施,使得很多人死伤,而且很多人被转移和无家可归。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一个事件被称作是灾害是因为它破坏了人类和他们的环境之间的和谐。灾害之后的重建和恢复就是要恢复这种和谐的状态,灾害的预防和减少就是为了能够增加我们这种和谐状态的灵活度。所以说,让我们放眼视角来看不同灾难的形式,有一些灾难是自然灾害,有一些灾害则是人为的灾害,有一些则是两者合一,一个规模有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个人,家庭、组织、城市、省或国家或地区甚至整个世界。他们能够产生不同的冲击,会有持续不同的程度,强度会有不同,后果也会不同,有些灾害能够被预测,而且能够很好的做出预测的准备,有些灾害有可能毫无防备的出现,使得我们束手无策,但是,它们也可能在很多年的时间里慢慢的累积。而且它的过程让我们无人能察觉。

   从应对的角度上来说关于资源的问题。一个灾害的影响取决于人类社会的资源如何,这些地方的资源是否能够足够的应对灾难,是说他们已经被击跨,而且进一步的资源,他们是否能够动员社会、机器、人力,医疗方面包括食物、帐篷和水和原材料是否能在短期内进行响应,他们在后勤和管理的结构方面,包括在寻找答案的时候是否足够。或者是说整个系统如果说在压力之下崩溃了以后,这就使得人们需要大力的支持,需要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才行。还有哪一些极限,如果超过这个极限,我们世界的文明都可能无法应对。

   从社会的角度上来看,人类的应灾,我们如何能够从破坏当中得以恢复,人们有可能从冲击当中变得瘫痪,会出现社会的骚乱和抢夺,包括出现内战和国际的冲突。所有这一切的反应,不管在任何层面出现这样的反应,都会进一步确保我们的物资,在一些情况下,我们需要在政治方面的成熟。要防止出现社会的崩溃和混乱。要从定位的角度,灾难的根源,有些人已经谈到了这些方面的内容,所以我会简短地来说,灾难的这种戏剧性的场面,包括地震以及火山的喷发,有火,有洪水还有海啸,一些其他的灾难都是在人类体系中出现的。像包括福岛的核反应堆及墨西哥湾石油泄漏,这就使得出现污染和辐射,他们的规模并不相同。像从太阳当中的物质,他们会影响到人类的通信,从更广泛的角度上来看,这有可能会在本地带来很大的灾难,甚至会出现全世界大规模人的灭绝。很多病毒,像非典型肺炎的进化。还有包括传染病,快速的人口增加就会增加对人均的消耗,但是我们的原材料却是有限的,这就会导致人的行为的不可持续性。从农业的角度上来说,这就有可能会使得环境的资源匮乏。还有包括森林的砍伐沙漠化。过多的使用地表水,还有对土地肥沃程度的破坏都会影响食品的生产。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食品价格的上升,饥饿和饥荒的出现。结果是社会系统有可能崩溃,有可能出现大规模的移民和暴力事件。所有这一切,这里边的受害者都是社会当中那些最贫困的人。那么,我们现在在从不可持续的角度来看待。也许你会说是错误的吧,我不知道这个翻译是否正确。像一个章节也就介绍了不可持续的发展。这是导致灾难的原因。人口的增加以及包括对资源消耗的增加,这是很多的例子之一。更多地追求资源都从外部的组织内化。在东印度公司,现在这些方面的做法都被写入了公司法。这些公司的资源被内化,而他们的损失则传到外面去,这些公司的存在就是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像这样的一种无法发挥功能的组织的形式,在这样的一个有限的背景之下,就会使得财富过多地积累在少数人手中,而使得大多数人的贫困程度增加。这都是一些不可持续的“癌细胞”。这种恶性的细胞现在已经开始入侵中国经济。这一个过程就是一个例子,它证明了集团内部和集团外部之间的和谐被破坏之后的情况,这就会导致人类社会整体上的灾难。

   我在伦敦离金融中心非常近,有一些金融机构就是例子,这些公司都是“癌细胞”,因为他们要追逐利益,还包括财富的内化就是要通过把贫困外化,而且从时间的角度上来说,他们就会使得我们的子子孙孙承受更多的债务,而且,他们要从那些还没出生的人身上榨取财富。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情况。为了偿还这些未来的债务,它就会需要大量的通货膨胀,而且需要大量的使用能源才能够满足这样的一种消耗型的模式。这些都是不可持续的模式,这会破坏人类社会的和谐,这会导致全球经济的灾难,整个国际的金融危机在过去这几年就是一个警告。

   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看,没有人能够预见在化石能源使用早期时现在的情况。今天我们的政治、心理、工业和经济方面都非常的依赖增长,这使得地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全球的系统都非常的依赖对化石能源的消耗,我们幻想能源是无限的,这是当代社会的幻觉。像这样的一种嗜好和依赖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说我们的发展要依赖化石能源,这是一个错误的道路,它会破坏人类体制当中的和谐,会破坏人类和自己环境之间的和谐。这就会酿造出很多的灾难。

   现在我们从气候的角度看一下气候的变化,这是为明日的世界所酿出的灾难。这是一个大的话题。

   在能源的使用方面已经不再是是否有能源的问题了,而是石化能源的副产品,即二氧化碳的排放,这种看不到的温室气体本来是能够阻挡太阳当中的辐射的,我们所使用的化石能源更多就会增加更多的二氧化碳,那么地球就会更快的变暖,这就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且会扩大二氧化碳本身的效益,大概会扩大6.5倍。我们电脑的模拟都非常严重的忽视了这些扩大的效果。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它反馈的效应,但是最近这些就反映出所有温室气体的排放有可能会使地球的地表温度上升5度。哪怕现在各国在哥本哈根的承诺都能兑现,但是在目前的政治体系当中是不太可能实现的。地表的温度有可能不是上升5度,而是10度。更令人害怕的是,我们现在的确已经使得地球的气候度过一个触发点,会出现失控的情况,最后的后果就是我们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防止这样的情况。

   大家都知道,中国非常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而且现在已经出现这样的影响,降雨的模式将会改变,这会在一些区域出现干旱和沙漠化,一些地方会出现洪水,有可能温度每上升1度就会降低10%,喜马拉雅的缩水就会破坏对饮用水和灌溉水的供应。会使得该国很多的地方都出现这样缺水的情况。而且上升的水平面也将会淹没很多中国沿海地区低地人口密集的区域,因此,有很多人会变成由气候变化导致的移民。整个国际的经济将会崩溃,进入不可停止的衰退当中,这使得中国的经济戛然而止,没有办法继续进行发展。在全世界为了生存,也将会出现国际的冲突,这也就会破坏我们需要用于解决问题的资源。

   这一部分问题的确难以应对,这些场景都代表了全球规模的终极灾难,这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终极道路,它会破坏人类社会以及人类社会和环境之间的和谐,而这都是地球上生命的组成部分。比较现实的希望是地球系统的反应事实上是很慢的,气候会因为人的行为而缓慢的上升,这就使得我们有个机会来防止出现气候的全面灾难。我们要想稳定住全球的气候,现在,我们必须要制定一些战略来保持住这样的水平,这不仅需要提高能源的效率,要实现清洁的增长。我们不能只是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虽然说这很有必要。不仅要在全球规模实现低碳经济,不仅要停止在大气当中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还包括其他温室气体浓度的增加,当然,这一切都是必要的,但是还不够。要想防止出现气候的灾难,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停止所有导致全球变热的活动和行为,不能够再依赖这些不好的做法。如果说我们继续依赖化石能源,不管是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这都是一个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它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能够减少二氧化碳的浓度,从目前每百万390降低到每百万320的比例,这就能够使得我们的系统解读,这也将会是可持续的人类活动的真实的道路。这也将会使得我们能恢复人类社会各界的和谐以及包括人类和环境之间的和谐。但是,很多国家的经济体和政治的政权,他们都过度地依赖于这种化石能源,他们都已经被这些通过化石能源而获得利益的人的控制,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引导全世界的变革。而中国的局势,中国的地位是很独特的,中国在今天正走在一个交叉路口,一条道是导向一个错误的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它的前方就是灾难。另外一条道路则引向可持续发展的真实的道路,就是要恢复全球系统的和谐,要防止那些可以预防的灾难,并且这也是从我们无法预防的灾难当中获得的机会。这也是整个世界的希望。现在这也是决定中国命运的时刻。

   可持续性、和谐以及人类文明的幸存。中国社会古代的价值观对中国文明的这种长存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在这一个全球历史当中很重要的时刻,在这样一个非常美丽和独特的星球上,生命的未来将会取决于中国的领导。由中国领导我们走过未来几十年中黑暗的旅程。中国的这种领导能力就是停止错误的不可持续的道路,它将会拥护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也将能够恢复人类社会和非常脆弱的环境之间的和谐。

   我的朋友们,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谢谢!

   

留言评论